您现在所在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媒体报道
吴彦达和他的脚斗士,真能做成体育产业的“华为”吗?
2016-06-20 02:19

吴彦达一直强调,德道十年所做绝不仅仅是打造一个IP,而是一个完整的赛事系统。按照他们的计划,先把民间传统游戏开发成体育项目,再将其赛事化、标准化,转化为产品,最终将发展成职业联赛俱乐部。

1456280753912661.png

 

项目概况:德道是一家体育赛事结合传媒娱乐产业的公司,主营业务为脚斗士的研发、运营、推广,希望打造一个全球脚斗士运动生态圈和全媒体合作平台,同时拥有完善的赛事体系和完备的体育产业布局。

团队简介:创始人吴彦达此前曾创建律师事务所和房地产公司,目前团队由体育、传媒、管理、投资等方面人才组成,注重中国本土体育营销和品牌推广。

融资情况:尚未获资本融资

 

德道和一般创业公司有很大不同。

  创立十年,从资本角度看,它仍是一个初创公司。它不在任何众创空间内租用办公室,而是于繁华的东方梅地亚中心,自费买下近700平米的办公区。德道集团下设4家分公司,包括体育公司、传媒公司、广告公司和一家香港注册的国际公司;其中体育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人民币。

  对于一些反常的做法,德道创始人吴彦达的解释是:“将军赶路,不追小兔”。

曾创立律师事务所和房地产公司的吴彦达,投身体育行业,有着很大的抱负。

国家体育总局领导会见美国脚斗士协会代表团。 与野心相配合的是,十年间,吴彦达在全球118个国家及地区建立了脚斗士知识产权保护体系,研发出了一个相对完整的赛事体系和平台。接下来,他希望可以将联赛俱乐部经营系统建立,形成成熟的产业链,完备多元产品的商业模式,发挥这项民族运动的最大价值。

为什么是脚斗士?

2004年左右,吴彦达就已看到中国体育产业的潜力,认定“中国下一个经济增长点必然是体育产业”。

他从发达国家的体育产业发展中看到了前景:当人均GDP5千美元以下时,体育还在观赏阶段;随着经济发展,当人均GDP规模超过5千美元时,体育将从观赏型逐渐进入参与型和体验型。

他放弃了房地产事业,投身体育产业,争取抢先布局。在他看来,中国体育有这样一个缺口:大量引入国外赛事版权,却缺乏独立的本土民族品牌赛事。他说他相信鲁迅那句话:“只有民族的,才是世界的”。

2005年至2006年期间,他们从几十项民族传统项目中选出脚斗士这项运动。吴彦达告诉懒熊体育,他选择的标准有:独立原创、商业价值、全球推广价值等。

吴彦达相信“人天性好斗”,所以考虑有对抗性的运动,但多数搏击类项目偏暴力,难免有血腥之嫌,脚斗士却是一个“比足球篮球还安全”的运动,而且拳击等项目用“脚”较少,从某种意义而言,脚斗士更具观赏性。

吴彦达认为,从大众普及角度来讲,脚斗士有天然优势:没门槛、无场地限制。“这和刘翔的百米跨栏就非常不同。”

从更深层次挖掘,吴彦达表示,搏击类活动大多1vs1,而脚斗士可以像足球篮球一样做团体赛和俱乐部赛。他将象棋元素融入团体赛,由红黑双方各五名队员(车、马、炮、象、将),限定团队总体重,依次上场,以一方将另一方五名队员全部战败为胜。以古代“田忌赛马”的战术融入,增加趣味性。

“体育产业100年才能诞生一个有推广价值的运动。”吴彦达表示,脚斗士价值无限。

1456280697177204.png

大众普及与娱乐化观赏性

吴彦达强调,这项运动既要大众化,也要职业化。年轻人则是两个方向都必须考虑的重要因素。

吴彦达自2005年开始走进校园,目前同国内16所体育和高等院校有合作,将脚斗士引入校园,组织院队校队的比赛。据吴彦达介绍,脚斗士甚至被列入山西教育课程安排。同时,这16所体育和高等院校也作为其运动员储备基地,用以培训和选拔职业运动员。

之所以选择大学生群体作为推广重点,吴彦达的理由是:这个群体有独立判断,不容易受外界影响,最难组织推广。

在谈到昆仑决、真武魂等民族运动项目时,吴彦达并不避讳。他承认两者能够获得资本的认可,代表一定的水平。但他认为,他与他们的定位完全不同。“这些项目门槛低,进去容易,但要再提升和发展的难度相当大。而且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系统和独立IP,或本身差异性不明显的话,可能后续被复制就很容易。”

  吴彦达强调,脚斗士门槛较高,架构布局较为完整。“架构和系统建好了,后续推广起来就非常容易了。十年时间,我们已经做好了最具挑战的部分。”不过,他看好昆仑决、真武魂等在视频IP方向所做的努力。“体育产业需要转化成商业价值,媒体合作的方向是对的。”

  吴彦达解释说,公司办公地点选在东方梅地亚中心,也是因为媒体沟通方便:中央电视台、人民日报、北京电视台等都相距不远。

2009年起,脚斗士就与CCTV5合作,播出三年周播类栏目,“收视率一度成为频道第一。”吴彦达说。脚斗士曾和一些娱乐节目合作,包括2009年与湖南卫视《天天向上》合作,2012年与江苏卫视《非常了得》合作等。

2016年,脚斗士还将与广州卫视合作,推出《城市保卫战》全国脚斗士俱乐部联赛全年节目。PPTV、中搜、第一视频等媒体将开辟脚斗士专属频道。吴彦达还透露:“接下来一定是全媒体平台的视频传播。”

1456280725322738.png

不仅是IP,而是系统

吴彦达一直强调,德道十年所做绝不仅仅是打造一个IP,而是完整的赛事系统。

这一系统,自然要包括运动员、教练、裁判、培训和赛事。目前,脚斗士项目已连续举办七届全国性赛事。每次全国赛事需要200多工作人员,其中50人为核心赛事执行,其余为培训后的志愿者。

据吴彦达介绍,目前德道合作注册的裁判员有40余人、教练百余人。从运动员数量来看,职业联赛有百余人,排位赛有百余人,可选拔后备人员超千人。培训方面,除了上文提到的16所体育和高等院校,德道还在沈阳、厦门、福州和石家庄自主建立4个培训基地,按照吴的计划,2016年争取扩展至10个。

为了少走弯路,更加规范,吴彦达的原则是“立足国内、参照国际”。他曾多次前往日本、韩国、美国访问交流。

吴彦达对尤伯罗斯有一定研究。尤伯罗斯曾于1980年至1984年任洛杉矶奥运会组委会主席,首创奥运会商业运作的“私营模式”,在没有任何政府资助的情况下,创造了2.25亿美元的盈利,自此奥运会变成人见人爱的摇钱树。

“体育商业的概念和体育运作的技巧,我都是从尤伯罗斯那里学来的。我觉得是尤伯罗斯拯救了奥林匹克。”

同时,吴彦达也在认真研究和学习NBA的经营、管理理念,“当然,我们跟他们还是不同,他们是先有俱乐部再做联赛;而我们是一张白纸,规划也比较难。但我们也有自己的优势,可以先规划再发展。” 

1456280652120575.png

民间体育产业的“华为” 

  吴彦达表示,德道的目标是打造中国民族体育产业的“华为”:“投资人会说你们的参照物是谁,我觉得是华为,从一个民间企业做到两千八百多亿,在全球市场上占据重要地位。”

他认为,NBA有些经验可以学习吸收,但毕竟这是一个竞赛联盟,“不是一个产业链。”他希望脚斗士项目像华为的产品,30%投入在研发上,将一个产品开发出来,再将这个产品进行全球化推广。“我们这个是无形资产,低成本扩张。研发过程在这十年全部消耗掉了,现在只需要在每个国家生产和销售就行了。”

他认为体育产业商业价值巨大,只需要将之产品化、产业化。他以恒大为例,“前面8年都是广药集团时,一张门票都卖不出去,每年倒贴一个多亿;而恒大做起来后,一场门票收入就是两个多亿,提前一个礼拜都买不到票。你会发现,恒大在地产商里本来不算什么,在广州都排不上前十,但做了足球后,整体影响力、口碑、品牌价值都凸显出来。这就是体育的魅力。”

按照他的计划,接下来,脚斗士的商业模式将覆盖版权内容、特许经营与牌照发放经营收益、联赛和俱乐部冠名赞助、赛事门票收益、运动员经济、衍生产品开发等整个产业链。

 做体育像“怀孩子” 

谈到参与体育的理念,吴彦达表示,体育产业急不得,必须坚持、专注,“像怀孩子,首先要保证他健康落地,然后要教育他,最后要伴随他成长。”

在吴彦达看来,做大体育产业绝非易事,至少需要6个方面的能力: 1、要懂体育,“运动像草,竞技体育才能成为树”;2、要会企业管理运作,才能将一项体育运动运作成产品;3、要懂媒体,才能将之传播、进而商业化;4、要懂品牌运作包装;5、要懂资本运作,因为体育产业需要大量资金;6、要懂法律,因为涉及契约合作以及版权等问题。 十年间,德道遇到不少困难,包括政策、资金、人才、市场培育等。2005年,脚斗士知识产权无法在中国本土注册,只好在美国注册。但吴彦达相信,随着体育行业利好的到来,一切会更加顺利。

目前,德道遇到的最大困境还是资本问题,虽然吴彦达表示他们“有收入”可以维持公司运行发展。但显然,想要更进一步、更快速地发展,资本的进入非常有必要。

德道融资困境其实很好理解,资本的逐利更看重短期回报。对此,野心很大的吴彦达也不得不妥协,他承认适者生存,无论是财务投资、战略投资还是股权众筹,他都可以接受。他相信,一旦职业联赛和俱乐部发展起来,“回报将会是巨大的。” 

 


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57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