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媒体报道
农家娃变身脚斗士的故事
2016-03-15 02:33

汪敬禄上初二那年,体育老师的一声呼唤改变了这个农家孩子的命运。体育从此成为他既痛苦又快乐的回忆。

那是2008年的某天,他在刚刚结束的学校运动会短跑接力中表现出色,被体育老师看中。“当时我在教室里面听到体育老师大喊我的名字,还以为自己做什么坏事被老师看见了呢。”汪敬禄说,“到他办公室后,他问我想不想参加学校即将组建的跆拳道队。我说愿意,只要有人带着我练,我愿意往死里练。”

QQ截图20160720145033.png

汪敬禄儿时青涩的面孔上也曾写满对未来的憧憬

今年22岁的汪敬禄从小就发誓要出人头地,为家争光。他来自福建宁德的农村,父亲是名石工,上山冒着生命危险爆破采石,然后大约要花两个月的时间打磨出一块长方形的条石,可以换到500元。母亲常年在外面打工洗碗,两手泡得泛白。全家在村内邻里之间受尽白眼挖苦,亲戚朋友也看不上他们。汪敬禄懂事之后,下定决心要努力改变全家的命运。既然学习成绩不好,那就练习体育。于是他开始发奋练习跆拳道。

“我们的训练量很大,结束后我还要给自己额外加量。”汪敬禄说,“像劈叉是我们跆拳道运动员必须要掌握的动作,14岁的孩子练起来已经有些难度了,别人都不怎么练了,我咬着牙,流着泪,忍受着撕心裂肺的疼痛,生生拉长了两腿韧带。”

QQ截图20160720145103_meitu_5.jpg

汪敬禄这个空中劈叉绝活是他小时候咬牙流泪苦练的技艺

汪敬禄很快被宁德市的一名教练看中,于是被选去训练,但要改行,从跆拳道改练摔跤。在苦练三个月后,他长进甚微,教练把他推荐到了福州体校去上初三,还要改行,改练柔道。这个农村孩子被迫要背井离乡。

“我那段时间一直是背着父母偷偷练习体育,但由于要去福州上学训练,就必须要和他们讲明。他们统统一致反对,认为练体育还不如出去打工有前途。可我立志要去福州闯荡出一片天地出来。他们也阻拦不了我。”汪敬禄说。

汪敬禄半路出家练习柔道,在福州体校柔道队里是大龄队员,但水平最差,因此排在队尾,由于又是乡下来的,在队里遭受各种羞辱。他需要想办法尽快改变自己的处境。

他说:“我要向其他队友学习技术动作。我去找人家说:‘哥,能不能教教我那个动作?’对方一般会回答:‘可以,那么你帮忙把我那桶脏衣服洗了吧。’学一个动作要洗一桶衣服,我那段日子训练之余一直在洗衣服,有时一天要洗好多桶,手像我妈那样被泡白了,你看现在还和胳膊明显不一个颜色呢。”

比洗衣服更痛苦的是降体重。像柔道、摔跤和拳击这些项目的运动员大多要经历降体重炼狱般的煎熬。“有一次我冒着40度的高温,上身穿了6件衣服,其中包括一件大羽绒服,下面穿着三条内裤、两条裤子,汗水哗哗地流,感觉自己全身的水分都流干了,人变成了木乃伊。我一天减了7斤。”汪敬禄说。

到福州体校半年后,汪敬禄随校队参加福建全省柔道锦标赛,那是他会铭记一辈子的比赛。他说:“当时教练在做赛前安排讲到我的比赛,队友纷纷说我就不用去打了,对手是卫冕冠军,我上去不用两秒就会被对手KO(一击战胜)。教练说我还是上去露露面,按照规则,露面可以给我们队拿到一个积分。我当时羞愧难当,感觉受到了极大侮辱。我想我辛辛苦苦训练了这么长时间,他们竟然那么看不起我。”

结果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,汪敬禄在比赛中用了10多秒把卫冕冠军KO出局,接下来他连战连胜,竟然夺得冠军。“夺冠之后,我第一次在队友面前高傲地抬起了头。其实那时我已经相当厉害了,但他们从来没正眼看过我,不了解我的实力。”他说。

汪敬禄由此“翻身”,排队站到了第一的位置,经常带队训练,也不用去给别人洗衣服了,其他同学队友见了他往往都要毕恭毕敬地喊一声:“禄哥!”

QQ截图20160720145139_meitu_7.jpg

练习柔道时的“禄哥”

2010年,汪敬禄初三毕业时已经是福建省他那个级别实力最强的选手,铁定要在当年举行的省运会拿冠军。“那个冠军对我来说太重要了,上次锦标赛冠军没人关注,看省运会太受关注了。如果我能夺冠,可以衣锦还乡,让父母扬眉吐气。”他说。

厄运在他人生的紧要关头降临。比赛前十天,他在训练中被队友摔伤了左手手腕。受伤之后,他委顿在地,又变成了没人理睬的可怜虫。他一个人挣扎着去医院检查,结果确诊是左手手腕骨裂。

从医院回到宿舍后,孤苦伶仃一人放声大哭。他不愿向命运屈服,于是给左手打上石膏继续训练。十天后,他拆掉石膏扎上绷带单臂参加比赛。在前两轮取胜过关之后,他碰到了一个聪明的对手,专门攻击他藏在身后的左手。他伤情加重,手腕肿得比小腿还粗,教练被吓坏了,强行让他弃权退赛。绝望的汪敬禄跑到比赛场馆的楼梯口嚎啕大哭。

“这是个无奈的悲剧,我知道自己在状态最好的时候被迫错过一次最佳机会,当时我痛恨老天为何对我如此不公。”汪敬禄说。随后高中阶段,他虽然也拿过全国冠军,但过度训练给他17、8岁的身体留下的全是伤病。他说:“我从头到脚几乎都受过伤,我知道这样的日子没法继续下去了。”

2012年,汪敬禄作为体育特招生考上了集美大学。大学里没有柔道项目,于是他再次改行,被调到了举重队。这时,他喜欢上了新兴体育项目——脚斗士,这是个对抗激烈、但又不会让人身受重伤的项目。“脚斗士对抗刺激,观赏性强,但我们又不容易受伤,最严重的就是崴脚,其他也就是磕磕碰碰的皮外伤。这样我就选择了脚斗士。”他说。

QQ截图20160721145754.png

汪敬禄不怕训练苦,但怕没亲情。加入脚斗士让常年在外漂泊的他找到了久违的家的亲情感。他说:“有一次我去石家庄参加脚斗士训练,脚受伤了,倒在地上,觉得又没人管我了,又要我自己爬回酒店。那种孤苦伶仃的感觉瞬间又回来了。结果一个素不相识的来参加训练的选手把我背回了酒店,还告诉我‘每次你受伤,在你无助的时候,总会有个人支持你,总会和你说兄弟注意安全’。我听到后立马泪奔,永远都忘不了这句话。参加脚斗士,不仅让我找到了激情,也找到了更重要的亲情。”

大学四年脚斗士生涯把汪敬禄锤炼成了全国顶级高手,脚斗士王牌。今年他大学毕业后,和其他三名选手被脚斗士研发推广公司签约,将来要走职业选手的道路。这是他人生的又一重大选择。

QQ截图20160720145215_meitu_9.jpg

汪敬禄在脚斗士比赛中霸气十足

汪敬禄说,如果不做脚斗士,他可以到厦门福州做私人健身教练,每月收入一两万元,可以过稳定舒适的日子。但作为一个了解脚斗士内部文化的人,汪敬禄坚信自己的选择没错。在历经跆拳道、摔跤、柔道和举重的折腾历练后,他感到自己找到了真正的职业归属。这里将为他提供更广阔的发展空间。

“脚斗士是个非常有前途的对抗项目,我保证您只需看一次我们的比赛就会终生难忘。”汪敬禄说。


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57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