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位置:首页 > 体育产业 > 产业动态
火遍东北!中羽运动“娱乐+旅游”体验式羽毛球赛事有些不一样
2017-06-29 01:18

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言,周末是放松的,聚会、出游或者干脆宅在家里看电影。而对于中羽运动的员工们来讲,周末却是他们最紧张的时候。在刚刚过去的周末里,他们分别奔赴向8个不同的城市,同时举办了羽毛球联赛。

 

中羽运动(简称“中羽”)创立于2013年,以“中羽之星”中国城市羽毛球联赛为核心,专注打造中国最具公益性、连续性的跨城互动、体验式羽毛球赛事。

 

截至目前, 中羽共有3万余名实名认证会员,共举办了大小型赛事300余场,赛事覆盖了黑吉辽蒙40多个城市。“中羽之星”城市羽毛球联赛已与李宁达成合作,后者成为今年500场赛事总冠名商。近日,中羽与斯迈夫达成战略合作,中羽将主办2018斯迈夫大会——中国羽毛球产业峰会。


萝卜哥花300万元将斯迈夫和中羽运动放在一起

狂瘦近40斤的萝卜哥与“破茧重生”的中羽


中羽创始人贾凤波,绰号“萝卜哥”,生于1976年,辽宁人。

 

萝卜哥1994年开始下海经商,2002年创建易淘时代网络,主营网络游戏业务。到2012年时,萝卜哥遭遇了生活与事业双重困境:体重超标,1米84重204斤,身体状态越来越糟;受手游发展冲击,公司业绩也在频频下滑。“改变”迫在眉睫。


2012年又高又壮的萝卜哥

羽毛球1.png


当时减肥心切的萝卜哥开始打羽毛球,进而深深迷恋上了这项运动。“体重减到168斤,也同期创办了中羽。”2013年,变成瘦子的萝卜哥萌生重新创业的想法,“当时除了体育装备品牌公司,还没有涉及到羽毛球的互联网企业出现;另一方面羽毛球运动相关产业大多是在城市内运营,很少有跨城运营的全国性企业。”

 

于是,萝卜哥开始运营多家俱乐部,创建“俱乐部联盟”网站,他试图把全国的羽毛球会员整合起来。为了增强会员活跃度,还会定期组织比赛。1年时间内中羽便积累了1万多会员。

 

然而,一年以后萝卜哥却放弃了这种运营模式。

 

成本太高。10个俱乐部,10个管理团队,加上这项运动对羽毛球的消耗非常大,不像篮球足球不易损。”萝卜哥向体育大生意透露,这一年自己大概亏了120万。

 

初次尝试受挫,萝卜哥却不死心,“中国有2.5亿羽毛球人口,核心粉丝(指有专业装备的铁杆爱好者)有4000万,羽毛球市场很有前景。”他依旧在等待观望着。

 

过了不久,机会真的来了。应了那句“人生没有白走的路,每一步都算数”,中羽在沈阳当地的影响力为自己带来了一线生机。“当时沈阳市全民健身中心刚开始运营,新来的领导想找合作伙伴运营大型赛事,拉动场馆。恰好当时在沈阳,中羽的影响力很大,会员也不少。”

 

2015年1月,中羽和沈阳市全民健身中心合办了“全民健身杯”羽毛球业余联赛。也就是从那时起,中羽开始从俱乐部运营转型到赛事运营。

 

然而,新的问题来了。“2015年一晃打了5期,我们招商也没成功。”萝卜哥有些犯愁,做赛事遇冷是意料之外的事。他开始意识到,“体育竞技需要专业性,民间赛事不适合打造成竞技型赛事。”

 

这一次,萝卜哥依旧没有退缩,决心“死磕”赛事。和自己的团队商量过后,决定将竞技型赛事改造成体验型,针对普通大众玩家做比赛,创建“中羽之星”中国城市羽毛球联赛,开始向多家城市发展。


从竞技型到体验式,萝卜哥想做“娱乐+旅游”羽毛球赛


国内现有的业余羽毛球赛事不在少数,像尤尼克斯“王者之志”、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央电视台主办的“谁是球王”、红牛“羽林争霸”赛事等,均是竞技型业余羽毛球比赛,参与者却不是那么“业余”。参赛者冠军一般是羽毛球教练、学校专业学生,普通人很难在比赛中占上风,在比赛未开始前就已经“按照惯例”知道谁会是冠军。

 

面对这样的非公平竞争,业余者的参与热情降低,没了受众、没了围观,就吸引不了主办商家,即使仍坚持投放在羽毛球行业的商家,也是自知其影响力有限而不会有更多的资源投入。以红牛羽林争霸为例,2014年达到巅峰全国设点230多个,2015年锐减至115个,到了2016年仅剩67个,据知情人透露,2017年红牛将不再继续冠名羽林争霸赛。

 

体验型羽毛球赛事不同于传统的竞技型赛事,为了保持赛事的公平性,中羽一改传统地采用三种办法:1.设置“平民化”奖品。传统业余羽毛球赛事奖金少则2万,中羽的奖品折合现金不超过一千元,大大降低了比赛竞技性;2.利用互联网技术自动匹配对手。对每位从中羽客户端报名的选手都会做数据搜集,经过算法处理自动分配。3.利用团队形式。通过算法将选手分组,每个队均有不同级别的选手,确保了比赛的公平性。为了建立准确的数据库,中羽也在坚持做单项比赛。

 

“很多人以为我们是做竞技的,其实中羽做的是‘娱乐+旅游’体验式赛事。”传统业余羽毛球巡回赛在一个地方打一场,中羽却会在一个城市打很多场大小赛,设置各类特色游戏,对普通爱好者来讲参与度很广,不论男女均能参加。前段时间中羽和内蒙古阿尔山合作,为自己的会员带去很大的福利,“那边把酒店住宿、路费、旅游的费用都包了。”通过算法,中羽筛选活跃度高的会员去参加比赛(活跃度指跨区域参加比赛的频次)。

 

2016年6月,首期“中羽之星”城市联赛于哈尔滨启动。团队增加了开幕式、红毯等环节, “用正式比赛的规格来对待”。 首场比赛吸引了100多名球友参与。目前,中羽赛事已经覆盖了黑吉辽蒙40多个城市,每场比赛300~500人。除了联赛,中羽还和企业、当地政府合作,招商之路也走得越来越顺畅。


李宁与中羽签约

羽毛球2.png


中羽目前的合作伙伴和赞助商按照领域划分,可以分为两条线。一条是主干线,都是国家级的企业合作,按照领域划分。比如体育用品是李宁,银行金融是建设银行,保险是中意财险,汽车是上汽大通,体育会展是斯迈夫,体育工程是瑞石体育,智能训练是斯波阿斯,矿泉水是怡宝,啤酒是雪花。另外一条是城市支线,和城市本地的企业合作,按照领域划分。比如体育用品商店,场馆,餐饮,摄影,医疗,食品,培训机构,俱乐部等。

 

赛事的影响力是萝卜哥最看重的,他想把中羽做成IP赛事。“赞助是我们收入的主要来源,而想要吸引赞助商,就要有足够的流量。”

 

近日,中羽与斯迈夫达成战略合作,中羽运动将主办2018斯迈夫大会——中国羽毛球产业峰会,成为斯迈夫2018-2020年的羽毛球版块独家合作伙伴。“斯迈夫我是花300万签的,胆子大不?”萝卜哥很愉悦地对体育大生意说,“中羽要借助IP的影响力,打造自己的IP”。


兴趣度仅次于健身,羽毛球市场引巨头入场


“说实话,中羽没有竞争者,我们是拓荒者,跑得很辛苦,没有对比,没有参照物。”一路走来磕磕绊绊,萝卜哥却依旧不改初心,“我不会将中羽做成传统竞技,我们的目标是像《王者荣耀》一样,首先要让参与者有好的体验。”

 

为了扩大赛事影响力,中羽计划在每个城市建立子公司,并在本地招募合伙人。子公司可以为当地提供组织赛事、活动服务,针对不同赛事植入不同的代理产品;同时,社群亦可成为产品的推广、分销渠道。目前中羽已有6个子公司。

 

近期,萝卜哥打算入京。“中羽已经注册了北京中羽体育发展股份有限公司,很快将在北京设立总部。先优化自己的团队,特别是互联网技术团队。十月份2017‘中羽之星’中国羽毛球文化节上,我们将挑战吉尼斯世界纪录。”

 

据萝卜哥透露,目前中羽并未正式公开融资,自筹资金2000多万。“投资我的20位企业家们都是认识的人,这算一个新鲜事吧。”关于未来融资的计划,萝卜哥想得很清楚,“我们已经过了探索期,目前在盈利发展的阶段,资源上的合作更重要。我们希望能够和品牌投资机构合作,让中羽走得更快更远。”


“李宁·中羽之星”比赛图

羽毛球3.png


羽毛球对于国人而言,除了在重大赛事期间有观赛需求之外,最重要的是提供休闲、健身和运动的功能。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在近期发布的《中国兴趣报告》中,羽毛球位列中国人运动兴趣热度排行的第二位,仅次于健身。在天猫淘宝两大网购平台上,每天产生的羽毛球消费达470万元,仅去年和前年羽毛球相关产品累计销售额就达33亿元。而在2015年线上球类运动消费单数排行中,羽毛球相关消费排名第二,仅次于消费大项篮球。

 

据百度大数据显示,目前全国有近8000家羽毛球球馆,平均每个城市不少于12家球馆,2016年有对外公布的商品市场营收数据为总年收大于873亿人民币,羽球业余市场无疑及肯定的说是一块巨大蛋糕。

 

2016年,万达旗下的盈方体育与世界羽联合作,获得由世界羽联主办从2017年至2025年所有国际比赛的商务开发权;另一方面,阿里体育与中国乒协、中国羽协合力打造“乒羽家园”。显然,羽毛球产业已成为巨头卡位抢占的下一个风口。 


毫无疑问羽毛球在中国具有巨大发展潜力和商业开发价值,或许也是万达与世界羽联牵手的用意所在。如果能够带动更多的人参与到运动中来,对场地和装备要求不高的羽毛球,成为像跑步一样的全民运动或许并不是奢望。但是发展中的业余羽毛球赛事也面临着不少问题,比如比赛规则多普通爱好者不清楚、比赛时间长短难预测、传播范围窄等。如何像城市特色跑一样带动全民运动、如何规范统一化运营和管理、如何提高赛事的传播性将是业余羽毛球赛事需要深思的事情


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574号